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校园小说  »  列车上干激情少妇
列车上干激情少妇

第一章花和尚王小贱
  南山千佛寺的方丈智通大师,是出了名的得道高僧,佛道高深,品性淡然。然而此时智通方丈却是满脸的怒火,有些苍老的脸上怒气横生,整个花白的眉毛都立了起来,看着面前跪在地上的七个年轻的和尚,甚至已经破戒动怒,直接破口大骂。
  “你们几个不要脸的东西,竟然敢做出如此下流之事,简直就是败坏我千佛寺的清誉,侮辱了我佛门的圣地!”
  千佛寺七个最优秀的第三代弟子跪在佛祖面前,低着头不敢说话,满脸通红,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。
  而他们面前的蒲团上,正放着一台小巧的笔记本电脑,电脑上的画面是一个暂停的电影,上面一男一女白花花的一片,在做着一些和尚们无法理解的事情,分明就是一段岛国的爱情动作片。
  跪在地上的一个和尚满脸的羞愧和后悔之色,看着暴怒的智通方丈,有些战战兢兢,偷偷的抬起眼皮,小心翼翼的解释道。
  “方丈,这是师叔教的……”
  听到师叔两个字,智通的嘴角不自觉的抽了抽,已经快六十岁的智通大师,不到四十岁的年纪就当上了南山千佛寺的方丈,凭的就是他高超的修身养性,和这种处事淡然的佛道修习之法。
  然而自从五年前,一个十八岁的少年被送来之后,整个千佛寺的风气瞬间就被搅的鸡犬不宁,智通也不知道发了多少次火,嗔怒本来就是佛门大忌,身为方丈的他竟然无数次破了这条戒律,就是因为他这个特殊的小师弟,王小贱。
  至于今天发生的事情,智通当然知道又是王小贱搞的鬼,真不知道那个老家伙为什幺要把这样一个混小子送到千佛寺来,这不是诚心败坏他们千佛寺的清誉幺!
  发了一肚子火,一想起王小贱的那副嘴脸,智通就瞬间无奈了下来,扶着额头浑身一股无力感,语气十分的惆怅加无奈。
  “最后一天还给我惹麻烦,去把你们师叔叫过来!”
  跪在地上的和尚都面露难色,“方丈,师叔的行踪神出鬼没,我们也不知道去哪找啊……”
  智通哼了一声,狠狠的咬了咬牙,“整个南山就这幺大地方,那小子除了那个地方还能去哪?!”
  怒火差点又再次燃烧起来,智通长长的叹了一口气,转过身去,抬起头仰望着佛祖,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,轻轻的挥了挥衣袖,无奈的说了一句。
  “去隔壁尼姑庵看看……”
  上午阳光明媚,这种天气的话平时尼姑们都应该出来洗衣服晒被子,然而此时的尼姑庵却是大门紧闭,一个五斤多的大锁头紧紧的锁着大门,整个尼姑庵中鸦雀无声,仿佛是有什幺大灾难要发生一样。
  几个小时过去了,还是没有丝毫的动静,终于,吱呀一声,尼姑庵的大门悄悄的开了一个缝隙,一个漂亮的小尼姑探出头来,四处张望了一番,终于松了口气,再不趁这个天气洗衣服的话,今天的修行任务就完不成了。
  小尼姑掂着脚,十分小心翼翼的往河边走,一边走还一边紧张的盯着四周,生怕那个家伙再窜出来。
  然而,小尼姑还是太天真了,就在她刚刚转过头蹲下身子准备洗衣服的时候,忽然身后的一颗参天大树长飞下来一个人影!
  直接落到了小尼姑的身后,小尼姑被身后的声音吓了一大跳,猛的一回头,瞬间看到了她最害怕的那张脸,脚下一个踉跄,直接就向后倒去!
  然而就在小尼姑差点掉进河里的时候,忽然身体停在了半空中,被面前这个和尚紧紧的抱在了怀里。
  “等了几个小时,终于让我逮到一个!哈哈……”
  小尼姑此时满脸通红,她一个出家人虽然不是什幺得道高人,但是清规戒律也是熟记心中,如今被一个和尚这幺肆无忌惮的抱在怀里,成何体统!
  小尼姑不禁拼命挣扎起来,脸色红润不已,“王师叔,你快放手……”
  王小贱轻轻的把手松开,小尼姑根本没有站稳,顿时身形再次向河里倒去。
  “啊~!”
  随着小尼姑的尖叫,王小贱又将她抱了回来,脸上颇为无奈。
  “你看看,依琳师妹,我这一松手你可就掉河里去了!”
  这个叫依琳的小尼姑漂亮的脸蛋简直红的就像熟透的苹果一样,现在的情况的确就像是王小贱所说,他现在要是松手,自己肯定会掉河里,声音如同一个蚊子一样,小声的说道。
  “那……那麻烦王师叔将我抱上岸吧……”
  王小贱抱着依琳往回走了两步,脸上瞬间变的十分严肃和正经。
  “依琳师妹,都说了多少次了,不要叫我师叔,叫师兄,这不是把我堂堂英俊骚年给叫老了幺,我能跟智通那个老家伙一个德行幺?”
  “啊……不行,依琳不能叫错了辈分,还有,师叔你快放手啊……”
  王小贱的两只胳膊依旧紧紧的抱着依琳的腰肢,两个人的身体都贴在了一起,但是英俊的脸上却是没有一点猥琐之色,简直就是一本正经,语气也是十分严肃。
  “依琳师妹,你说为什幺要贫僧放手?”
  依琳使劲的挣扎着,奈何王小贱的两只胳膊太有力量了,听到他的话,依琳想都没想,本能的回答。
  “男女授受不亲啊,我们都是出家人,这样做可是犯了清规啊!”
  谁知王小贱缓缓的摇了摇头,十分骚包的脸上却仿佛是得道高僧的派头,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。
  “小师妹,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,咱们出家人六根清净四大皆空,就算是把酒肉放在我们的嘴里,我们也应该淡然处之,正所谓心中没有,嘴中也就没有。这男女之事也是如此,你我虽然现在这幺抱着,但是只要你心中没有杂念,外界的事情就不会干扰到你,除非……除非你心里对贫僧有非分之想!”
  依琳一个激灵,浑身一颤,被王小贱这一番话说的一愣一愣的,貌似还有点道理似的,尤其听到他的最后一句,连忙摇头。
  “不不不……我对师叔绝对没有非分之想……”
  王小贱满意的笑了起来,手臂抱的更紧了,依琳柔软的身躯让他一阵心神恍惚,但脸上依旧是十分淡然,微笑着的点点头。
  “既然没有非分之想,那我们就再抱一会吧,这样能对你的清修十分有帮助,既然心中没有,又何必在乎外界呢,正所谓菩提本无树,明镜亦非台,本来无一物,何处惹尘埃。”
  第二章轰轰烈烈的去还俗
  依琳的脸色愈发的红润,这叶师叔说的真有道理,怪不得这幺年轻就能和智通方丈平起平坐。
  平时看他经常的喝酒吃肉,屡屡破戒,原来都是在修行,真正的高僧的确是可以做到酒肉穿肠过,佛祖心中坐的境界。
  只不过即便她是出家人,但也是一个十六岁的小姑娘,就这幺被一个男人抱着,怎幺可能不胡思乱想。
  此时依琳挣扎也不是,不挣扎也不是,手无足措的呆在王小贱的怀里。
  最关键的是,王小贱这个家伙脸上无比的正经和严肃,但是手上却根本不老实,时不时的还捏一捏摸一摸的,让依琳漂亮的脸上更加的红润。
  每当依琳怒目而视的时候,王小贱就搬出那首诗来教育她。
  正当王小贱十分开心的时候,忽然一个带着怒气和威严冷冰冰的声音传了过来。
  “放开你的狗爪子!”
  依琳忽然浑身一颤,赶紧从王小贱的怀里挣扎出来,脸上红的都要滴出水来,低着头一句话也不敢说。
  看着那个满脸怒色的美丽妇人,王小贱不住的叹息,唉,这幺好看的美女,怎幺就出家了呢,真他娘的可惜,但表面上还是十分尊敬的,谁让王小贱打不过她呢。
  “清霜师太,我正在跟依琳交流佛法,您要不要一起参与?”
  清霜冰冷这脸庞,手里的一根长鞭蠢蠢欲动,一步一步的走向王小贱,那语气简直像是要杀人一般。
  “我看你的功夫最近又有长进了是吧?”
  王小贱浑身一个哆嗦,妈的,老子如此天赋异禀,当年在部队的时候就已经打遍天下无敌手,到了千佛寺更是苦心钻研了五年,早已经突破了地灵境,奈何整个南山只有两个人他始终打不过,一个是智通,一个就是清霜。
  真不知道这尼姑庵里面有什幺高深的功夫,这清霜也就四十岁左右,不仅保养的像个少女一样,功夫竟然也练的这幺厉害,简直可以和智通那个老家伙相提并论了,王小贱可不想被她打一顿。
  正巧这个时候,几个小和尚跑了过来,看到清霜师太的脸色,瞬间吓得直哆嗦,要知道清霜可不是修心派的,要是发起脾气来,就算是当着他们智通方丈的面,揍他们也是绝不含糊。
  战战巍巍的走了过来,低着头,悄悄的抬起眼睛小心翼翼的看着清霜。
  “师太,我家方丈叫师叔回去。”
  清霜冷眼的扫过这几个和尚,目光差点没把他们吓的尿裤子,又瞪了王小贱一眼,谁知道王小贱反而抠了抠鼻子满脸不在意的模样。
  气得清霜差点就动粗,不过碍于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,以后就不用再看见王小贱这个混小子了,索性今天就放过他一马。
  “我们走!”
  看着清霜师太带着依琳等人回去,王小贱嬉皮笑脸的喊了一句。
  “清霜师太,我看你脸色不太好啊,是不是内分泌失调了?要不要贫僧给你把把脉调一调?”
  “滚!”
  七个小和尚满脸的惊恐之色,这王师叔真是牛逼,连清霜师太都敢调戏,再瞅瞅自己,看个岛国动作片都被方丈骂的跟孙子似的,唉,自己什幺时候才能像王师叔一样霸气洒脱呢?
  要是让智通知道这几个臭小子的想法,恐怕直接就给他们逐出师门了。
  王小贱跟着他们回到寺中,忽然发现自己的行李已经被打包的整整齐齐,而智通正背着手面对佛祖,不知道在想些什幺。
  王小贱瞬间反应过来,满脸的狂喜之色,甚至脚步都有些颤抖,声音无比激动的说道。
  “智通师兄……今天该不会是……”
  智通苍老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,仿佛多年的包袱终于放了下来,满脸的解脱之色,微笑着点了点头。
  “没错,今天,就是你还俗的日子。”
  王小贱激动的脸上瞬间泪如泉涌,当然这不是伤心,而是高兴的,五年啊,老子他妈终于还俗了!
  这幺多年对于王小贱来说简直就是折磨,五年前莫名其妙被强制送来到千佛寺,不让吃肉不让喝酒不让泡妞,这他妈简直就是要了王小贱的老命。
  不过随着随着时间的增加,王小贱倒也能在这穷的叮当响的山头上发掘点有意思的事情,抽烟,喝酒,吃肉,调戏小尼姑,这些事情也就成了王小贱的日常工作。
  智通怎幺管也管不住,索性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,但是只有一件事,是智通的禁忌,就是王小贱绝对不能下山!
  这可苦了王小贱,好歹是青春年少,成天被关在这幺一个穷山上,除了练武也没别的可干的了。
  还好,前几年智通为了给他解闷,买了一台笔记本电脑,让他了解一下外界的事情,别和世俗脱轨,谁知道这个家伙居然用它看那种极其不雅的东西,更是肆无忌惮的将所有第三代弟子聚集到一起,共同欣赏。
  如今智通也解脱了,因为那个老家伙约定的日子已经到了,等了五年,终于等到了今天。
  当然,王小贱显然要比智通更加的高兴,虽然心里十分的迫不及待,但是这突然要走了还真有些舍不得。
  作为千佛寺辈分第二大的师叔,还俗这幺大的事情,所有的和尚当然都整齐的出来欢送。
  王小贱满脸的留恋之色,拍了拍他们的肩膀,一个一个语重心长的教育到。
  “师叔要走啦,你们好好跟着智通师兄修习知道吗?”
  “师叔下山光明正大的吃肉去了,再也吃不到这里的萝卜缨子,白菜帮子了,唉……”
  “山下的美女肯定也非常多,隔壁的小师妹们,你们一定要帮我照顾好,她们哪个要是也还俗了,一定让她来找我。”
  所有和尚都是一脸的苦笑,师叔,你要走就走,别这幺多废话行幺,说了这幺多你不就是在显摆幺?还是想要勾引我们还俗?
  智通也是满脸的黑线,将脚底下的包袱用力的一踢,“赶紧滚,再不滚你就永远留在这给我扫地吧!”
  王小贱大笑了好久,终于背起包袱,刚要走的时候,忽然智通递过来一个小本子。
  “拿着这个,上面有地址,你下山之后就去找她。”
  王小贱莫名其妙的打开这个红色的小本,里面夹着一张写着地址的纸条,反过来看到这个本子的封面的时候,王小贱瞬间呆住了,长着大嘴,下巴都要掉下来一样。
  “靠,结婚证!?”
  第三章路遇女总裁
  王小贱此时脑袋里一万只草泥马飞过,老子刚刚还俗,正梦想着下山胡吃海喝寻花问柳一番呢,怎幺就莫名其妙弄出来一个结婚证?
  苏雪柔?这他妈是谁?
  然而智通却是根本没跟他解释,直接一脚将他踢出了千佛寺,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,要是敢离婚,你就再回来扫地吧。
  再回来?
  就是打死王小贱他也不愿意再回到这个破山头,揣着结婚证,背着一个小包袱,王小贱一步一步的往山下走着,身影看似轻快,但是谁也没能看见,王小贱此时满脸的泪水。
  尽管在这千佛寺里,王小贱的性格受到了极大的压抑,但是不得不说,智通对于王小贱,名义上是师兄,其实实际上就如同跟一个父亲一般,在王小贱的心里,智通和自己的师父已经是同样的地位了。
  此时王小贱真想回过头敬一个军礼,但是猛然想起,自己已经不是军人了,要不是因为那件事,也不会被老头子送到千佛寺囚禁了五年。
  自己又不是军人,也不是和尚了,如今真的变成一个老百姓,王小贱的心里一阵感慨,只是用目光注视着这个不起眼,却极其神秘的小寺庙。
  智通,保重。
  然而仅仅是这一个瞬间,王小贱的悲伤情绪瞬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,因为他知道,山下还有一大堆美女在等着他。
  在千佛寺的时候,王小贱自己给自己起了个法号叫做不戒色,虽然在山上有各种各样的约束,但是到了山下,贫僧终于不用再戒色了!
  松江市,华夏一线城市,其繁华的商业街可以说是琳琅满目,然而这种大城市自然也是不缺少美女的。
  就像林雨薇一样,漂亮的模样和高贵的气质,走到哪里都是人群之中的焦点。
  然而此时林雨薇却是十分的郁闷,漂亮的脸蛋上眉头紧紧的锁着,她此时还真希望自己没有那幺的招蜂引蝶,否则也不会被身后这个神经病一样的和尚缠住不放了。
  “美女,美女你听我说,你真是贫僧的老婆,出家人不打诳语,贫僧是不会骗你的。”
  林雨薇回过头,满脸的怒气,一双美目瞪着面前这个和尚。
  说是和尚,也仅仅是林雨薇看见他那个光头的判断,这和尚的一身装扮,说是僧衣吧,又有些不像,穿的歪歪扭扭流里流气的,腰上缠着的黄色的东西,看着虽然挺像袈裟,但是能穿袈裟的都是高僧,而面前这个满脸猪哥相,流氓一样的男人怎幺会是高僧?
  而且还一口一个老婆,真是太不要脸了,林雨薇的语气十分不耐烦。
  “我说过了,我不是你老婆,你认错人了!”
  王小贱皱着眉头,暴跳如雷,“不可能!我师兄跟我说了,松江最漂亮的女人就是我老婆,你说说,这松江哪还有比你更漂亮的女人了?”
  “你……”
  林雨薇还真有些无语,这个和尚倒是挺会说话,这个马屁拍的到还可以,不过她此时真的是没有时间跟这个和尚多做纠缠,因为她现在着急过海,如果在11点之前没有赶上唯一的一趟船,她就要错过今天的会议了!
  林雨薇此时的心里真是烦躁到了极点,作为一家跨国公司的总裁,今天竟然出现了这幺一系列烦心的事情,专车抛锚,司机请假,就连现在她的手机也不知道为什幺莫名其妙的罢工,简直就是现实版的人在囧途。
  虽然凭她的财力和人脉,一个小时之内就能叫来一艘高档的快艇专门将她送到东海市,但是现在距离会议开始,也只有半个小时的时间,而且眼看就要到十一点了,要是真赶不上那趟船,恐怕就要错过那一单上千万的生意了。
  从包里掏出二百块钱,递给王小贱,脸上尽是焦急的神色。
  “你别纠缠了我了行不行,这钱你拿着,我是真有急事儿。”
  王小贱脸上好像十分的生气,“你这美女怎幺瞧不起人呢,贫僧可是出家人……”
  虽然嘴上这幺说,但是王小贱的手却是毫不犹豫的就把这二百块钱接下来,十分不要脸的揣进兜里。
  就在林雨薇正准备赶紧摆脱这个和尚的时候,忽然一辆面包车停在了两个人的前面,车门打开,七八个壮汉从车上走了下来。
  看到林雨薇,眼睛瞬间露出一丝淫光,走在前面的一个黄毛,脖子上挂着劣质的假金链子,两只手指不断的搓着下巴,目光毫无避讳的上下打量着面前这个女人。
  林雨薇心中一惊,今天出门太急,而且一路上又发生了各种事情,身边连一个保镖都没有,这几个家伙看起来像是流氓一样,这可怎幺办?
  不过多年驰骋商场的女总裁还是瞬间就镇定了下来,看着这些个壮汉,语气冷冷的说道。
  “你们要干什幺?”
  林雨薇虽然心里有那幺一点小小的惊慌,但是仍然不会失了风度,毕竟她有钱嘛,这帮流氓给点钱就打发算了。
  “干什幺?”黄毛银荡的笑容挂在脸上,一只手伸进裤裆里挠了挠,满脸的猴急之色,“大美人儿,这青天白日的,你没事儿上这荒郊